腾龙娱乐网址

寻美银杏


来源:成都商报   2019-11-26

又到银杏叶黄时,银杏树是成都的市树,它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活力和精神,而这座城市又赋予了它们灵气和灵性。银杏守望着成都,成都人对它更是寄托了发自内心的情感,就算远在天边,这种情感也绝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而改变,只会历久弥香更加真挚醇厚。

秋天是银杏叶最绚烂的时刻,在这个沉闷的季节,它如一团团火焰,在川西平原的各处燃烧。在这个季节,只要从一排银杏树下经过,都会忍不住驻足欣赏、拍照。在很多地方,看过很多次银杏,每个人一定都有一张自己最满意的银杏照片,本期“大周末”,我们邀请了几位撰稿人,写一写照片背后的银杏故事。

望江楼

彩色长卷,让眼睛不想移动半分

望江楼是成都的地标性建筑之一,每当见到望江楼崇丽阁的姿影,就知道这是成都。当年一位才子在这里留下“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上望江流,江楼千古,江流千古”的上联,平仄回互,情景连贯,格律谨严而自有机杼,才子苦思未得的下联,至今吸引着不少文人雅士。

望江楼并非以银杏闻名,来到这里也是偶然。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,四川大学校园里涌入很多看银杏的市民,好多人扛着长枪短炮,在校园拍照留影。但要留下一张好照片,却是很难的,看银杏的人太多了,这么热闹,怎么拍得出秋天的感觉呢?走出校门,不远处就是望江楼,想起也是许久没有去过,时间反正充裕,不如再去走走看看。

成都人对望江楼再熟悉不过,崇丽阁、濯锦楼、吟诗楼、浣笺亭……这些建筑,高高低低,形态各异,组合成一幅彩色长卷。走到崇丽阁时,我突然被触动了,天气太好了,楼前的银杏在阳光的照射下,叶子愈发金黄,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,那种色彩仿佛有一种磁力,让眼睛再也不想移动半分。

这种时候,只有掏出广角镜头,才好把所见拍进图片,天空、银杏、建筑、阳光,似乎这一刻都为了配合这张照片而出现。那位唐代女诗人的故事,那些流传至今的诗文,似乎都可以放进这定格之后的图片里。

罨画池

浓郁古典,欣赏出一种韵味

“画舸轻桡柳色新,摩诃池上醉青春”“罨画池边小钓矶,垂竿几度到斜晖”,摩诃池与罨画池大概是唐宋诗人在成都吟诵最多的池子。经过漫漫历史,摩诃池只能在考古现场想象一二,罨画池却有幸保存下来,今天依然可以步入园林,体会杜甫、陆游们当时的闲情雅致。

今天的罨画池除有园林,还有陆游祠、文庙,每年秋天,参天古银杏金黄的叶子与传统园林山石回廊亭榭相辉相映,颇有意境美致。在秋天欣赏银杏其实很简单,但要欣赏出一种韵味,对环境的选择就很重要了。罨画池这里有历史感的红墙青瓦,还有传统特色建筑棱角,给所有的景致增添了浓郁的古典气息。

每年深秋,我都喜欢坐在面对文庙大成殿的地上,殿前两株银杏枝繁叶茂,几乎覆盖了院子的一半。去得早还能遇到在院内打太极的老人,他们神态平和、动作舒缓,头顶就是金黄的银杏,衬着远处大殿,这样的画面,就算不拍下来,在心里也会记一辈子。

只可惜最近文庙维修,想要欣赏殿前的银杏只有再寻时机。但罨画池内的银杏并不少,琴鹤堂附近也是欣赏银杏的妙处,金黄的叶子飘落在瓦片上,灰瓦变成金黄;金黄的叶子飘落在通往陆游祠的甬道上,这小道也闪亮起来。这时最好坐在池边的“半潭秋水一房山”,看池对面“水面风来菡萏香”的亭阁,背后又是一大片金黄的银杏。池里锦鲤自在游弋,更远处的三曲桥,当年央视版《红楼梦》也曾把此处作为背景。

“罨画”意指色彩鲜明的绘画,这个词在深秋放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。(摄影杨松)

白岩寺

登高望远,金黄色锦缎铺满山坡

每年深秋,大邑县白岩寺银杏散金,游人如织,俨然一处登高望远、摄影赏秋的圣地。然而,人们有所不知的是,这座云遮雾掩、古木森森、三面是千仞绝壁、仅有一条崎岖山道与外界相通的西蜀丛林,不但有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的悠久历史,且一度琳宫绀宇,香火鼎盛时缁徒近千。遗憾的是,一千多年来,白岩寺数度毁于战乱。如今,寺前那棵植于商代、与华夏文明史同龄的银杏树,在阵阵秋风里,似乎还在向人们诉说着这里神奇而幽远的故事。

站在白岩寺最高的白壁处放眼向山下望去,在好似铺满金黄色锦缎的山坡上,隐约可见寺院飞檐翘角的紫红屋顶,仿佛它们是驾着祥云来自天外;点缀在其中的白色佛塔,令山野弥漫着庄严肃穆的氛围;那独具匠心依山势向上延伸近百米的罗汉长廊,犹如延伸至极高处的天梯。再远处,左右的山脊如坐椅的扶手,将白岩寺呵护备至;向两道山脊之间的豁口极目眺望,富饶的川西坝子流光溢彩,直至遥远的地平线。

白岩寺金黄的银杏叶,没有丝毫秋叶枯黄的衰败感,而是给人一种炫目的美,给人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力。“金秋”的含义,在这里有了完美的诠释。(摄影马恒健)

离堆公园

金色盛宴,悸动人心的美丽色彩

“秋风凉,银杏黄。捡白果,添衣裳。”在银杏金黄的季节,这个城市的人们总会怀着欣喜和期盼,前往各处观赏银杏的圣地,赶赴一场金色的盛宴。

连绵的玉垒山,地扼岷江江口,公元前256年,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率众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,凿通玉垒山驯服了岷江,奔腾而来的江水经过宝瓶口后变得无比柔顺,造就了“水旱从人,不知饥馑”的天府之国。

阳光透过古银杏树冠茂密的枝叶,折射出美丽的斑驳光影。湍急的江水飞快的流过伏龙观,银杏金色的扇形叶片在风中旋转,一片片飘落于碧绿的江水中又转瞬而逝。

银杏拥有让其他植物望尘莫及的漫长寿命,岁月让它们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巨大体量,它们通天彻地的矗立在这里,见证着古堰的岁月变迁和物候轮回。它们飘落一身的金黄告别了第一千个秋天,经过一个冬天的休眠,又吐出一抹新绿迎接第一千零一个春天的到来。

这里是都江堰的离堆公园,古老的银杏树金色的叶片再次飘落,这里的草木物候正在展现一年中最为悸动人心的美丽色彩。

望江楼

罨画池

白岩寺

Baidu